星彩网app下载_星彩网官网网址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心情 > 本文内容

如何赶走抑郁症

发布时间:2019-12-24 19:05源自:未知作者:admin阅读()

  能试的办法我都试过了,失眠就像个面目狰狞的恶魔一般,阴魂不散。那个时候我还意识不到自己病了,只觉得这毫无征兆又挥之不去的失眠实在太让人伤身又伤神。

  今天是4月1号,有一个卓越的艺术家在13年前因为抑郁症,永远的离开了我们。你离开了,却散落四周在今天,我选择勇敢的说出自己的抑郁症,是为了让更多人了解这个问题,正视这个问题。最后,我希望你们一生都不必面对这个问题。

  “你别想太多,抑郁症只是大脑中缺乏一种元素,就像缺锌缺钙一样。只不过缺乏这种元素会让你很难调节情绪,很难分泌让自己感到活力,感到快乐的物质。”

  那是2014年年末,我突然开始毫无征兆的彻夜失眠。我已经避开了所有含咖啡因的饮品和食物,把手机放到距离床很远的地方,睡前泡脚,听舒缓的钢琴曲入眠。

  我们要做的,是学会跟它和平共处,努力把它维持在茶杯犬的状态。但不要苛求让它消失,你要接受,也许它永远都不会消失这件事。

  我拿着药走下电梯,大脑一片空白。谈不上难过或者震惊,抑郁症患者的精神世界其实是没有太多情绪起伏的。走在医院大堂,看到一个妈妈抱着自己2岁左右的女儿,小女孩儿隔着口罩亲了妈妈一口。那一瞬间,我仿佛醒过来了,直接把抗抑郁药全部扔进了垃圾桶。

  一年过去了,如果你问我痊愈了么。我大概会说,我好多了,但是还没有完全痊愈。

  “哎...那我给你开半个月的抗抑郁药和一周的斯瑞斯(安眠药)你吃完再来复诊。记得按时吃药,多走出门,多跑步,别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。”

  也许这辈子都不会痊愈,但是我会学着跟抑郁的因子和平相处。在偶尔感到生无可恋,人生无趣的时候,努力去挖掘它的意义,努力发觉生命的活力。

  wx_d5dd47171300 发表于 2017-12-01 18:18

  所以,主任最中肯的建议就是:上班虐脑,高强度工作。下班虐身,高强度健身。重点是不要把自己当病人,不要排斥与外界接触。

  还有一种抑郁症患者跟我的症状恰恰相反,他们每天昏睡床榻,形似考拉。暴饮暴食,从不节制。大概是睡眠能暂时忘却烦恼焦虑,胡吃海塞能填满空荡荡的对生活感到厌倦的内心。

  再加上,我的工作有很大一部分需要跟人沟通。一直保持着跟他人,跟世界的强关联,精神类疾病就不容易找上门。

  我这段时间失眠也很严重,同时进行的工作项目比较多,我自身要求也比较高,再加上有一个合作伙伴跟我有时差常常凌晨2,3点还在跟她电话会议,导致我近三个月睡眠都很差。

  我很庆幸当时遇到这对母女,也很庆幸自己当初正确的决定。虽然现在看来,26岁当妈已经不可能了,但至少我选择了一种健康的方式去对抗抑郁症。

  一年多压抑的寝室生活让我变得不爱说话,性格有些孤僻,在我大四考研结果出来以后彻底地爆发了,努力了将近一年,没有考上想去的大学,也没有参加调剂。最后导致抑郁症爆发。在治疗期间,我决定好再来一年。

  抑郁的反面不是快乐,而是活力。抑郁症患者感到不快乐的根源也是缺乏活力。正是如此,才会对一切都失去兴趣,不知道生活的意义在哪里。

  比起整夜失眠缺乏胃口,我真的宁愿自己终日昏睡暴饮暴食。在我抑郁症最严重的日子里,整个人瘦得形容枯槁,蜡黄的脸上永远都是深陷的眼窝和乌黑的眼圈。

  你猜测现在是凌晨三点到四点的样子,却怎么都不敢去看手机,不想知道具体是几点钟。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,与你就如同一刀一刀的凌迟。

  事实上我们比任何人都渴望开心,我们每分每秒都在盼望痊愈。但这就像调节情绪的那根神经被剪断了一样,任凭我们怎么努力,也开心不起来,甚至哭都哭不出来。没有任何情绪,就是日常情绪。

  我平静的说:“医生,我已经失眠大半年了。您就直接给我开药吧麻烦您了。”她忧心忡忡的看着我,让我坐到电脑桌前,说:“姑娘,你把这套题目做完我就给你开药,都是选择题,根据第一反应来选就好。”

  但没想到在11月,绝望孤独感一起袭来,感觉病情加重了,心理医生建议我最好坚持,坚持不了就放弃。我很不甘心,真的,但自己的复习状态也确实不好,觉得没有任何希望。

  抑郁就像一只看不见的狗,它紧紧的跟在我们身后。有时候它很小,像只可爱的茶杯犬,对我们的生活构不成任何威胁。有时候它会忽然变大,变成一头怪兽,一口一口的吞噬你的一切。

  3月初的时候,我病情加重了,表现形式为我拒绝接电话,任何人的电话。正因如此,在长达近两个月的时间里我是完全无法工作的。因为对任何事都不感兴趣,物质欲望低下,所以不工作在短期内负面影响并不大。

  比方说你曾经是个购物狂,现在连街都懒得逛;曾经是个social animal现在门都懒得出。你曾经最爱走遍大街小巷探访美食踪迹,现在吃什么都是一种味道,甚至记不清上一餐到底吃没吃,吃的是什么。

  我只有站在那里,平静的等着它们把我碾成肉泥。 我不是一个善于宣泄情绪的人,我不玩任何网络游戏,平常也甚少跟朋友吐槽或抱怨。自从长期失眠,声音无可救药一去不返的沙哑之后,连最减压的KTV我也不去了。

  是的,我现在孑然一身,得了重度抑郁,觉得人生了无生趣,大概是24年里最糟糕的时候。但是谁知道两年后会发生什么?我怎么能亲手扼杀了自己2年内当妈妈的权利。

  家人主张放弃,身体健康第一位。如果现在放弃去找工作,也不知道能做些什么,感觉只能做做文员的工作。内心的迷茫,不甘,不甘就这么一步一步让自己松懈。我觉得自己应该努力,有时候力不从心。

  头发成片成片的掉,每次洗头我都有种自己身患绝症的感觉。毫不夸张的说,抑郁症使得平常烟都不抽的我看上去像个无可救药的瘾君子。

  考研确实很辛苦,我也是考研过来的人,能体会到。希望楼主你你能坚强面对。不要太过于逼迫自己,不知道你现在多大?千万别要觉得自己年龄到了,以后没机会了这种观念。

  所以他们注定是精神萎靡,情绪无常又身体多病的。过年那段时间,我的失眠有缓和一些,但是精神却持续不断的萎靡下去,像从几千尺的悬崖上自由落体。最明显的表现形式,就是对周围的一切人事物都失去了兴趣。

  一名正在接受治疗的抑郁症患者,一名二战的考研党。首先,我想简单地说我概括一下抑郁症发病原因。大三至大四长达一年多被寝室孤立,和室友闹了矛盾,自己也很失望,于是开始了一个人的生活。

  甚至,提到癌症患者大家都报以同情,提到抑郁症患者,很多人是报以不解甚至是恐惧。然而偏见往往比抑郁症本身更伤人。

  读者你好,其实抑郁症这个线月份就已经写过了我懂你的不快乐——谈谈我的抑郁症

  今天收到一条读者留言,说我的文章治好了她一半的抑郁,不知如何感谢我,所以一定要留言告诉我。我很满足的回复她:“这大概是我一个月来最开心的事。”她让我想起我自己的一段经历,一段独自面对抑郁症的日子。

  一名正在接受治疗的抑郁症患者,一名二战的考研党。首先,我想简单地说我概括一下抑郁症发病原因。大三至大四长达一年多被寝室孤立,和室友闹了矛盾,自己也很失望,于是开始了一个 ...

  以上这篇文章是我去年4月写的,过了一年半再回头看我依然觉得自己的每个字都很诚恳,都是作为一个曾经的抑郁症患者最真实的内心写照。

  我什么也没想,只想快点拿到药,于是开始机械的做题。几分钟后,我做完了。她把分析结果打印出来,自己细看了看,然后缓缓地递给了我。映入眼帘的,是触目惊心的四个字:重度抑郁。然后上面是一段心理状况分析评估。

  她看到我第一句话是:“漂漂亮亮的小姑娘,为什么不高兴啊?”我勉强挤出一丝笑容,说麻烦您给我开一些副作用小的安眠药。她不可置信的说,你才20出头吧?吃什么安眠药呢?晚上跑跑步泡个脚就调节回来了。

  抑郁症患者占全球人口的的5%到8%,这部不是一个渺小的族群。甚至比癌症人群还要高得多,但是抑郁症从来没有像癌症那样被人们重视过。

  抑郁症的表现形式有许多种,但归根结底无非是对生活本身感到厌倦,缺乏兴趣,丧失活力。

  它不是外伤,没有鲜红的伤口;它不是感冒,没有明显的征兆;它也不是牙疼,你立刻就会知道。它就狡猾又危险的胰腺癌,当你发现并就医的时候,往往已经到了晚期。

  特别是整晚失眠的时候,你一个人静静的躺在夜里,听见时钟滴答滴答的声音,听见自己清晰的呼吸声。你知道这个时间全世界都已入梦,只有你还清醒着,孤独的清醒着。

  我问了医生,我的病能好吗?医生给不了准确的答案。我真的希望自己早点走出抑郁症的圈子,抑郁症让我不愿意和别人交流,我想自己可以像个正常一样。有什么建议可以给我吗?谢谢你了。

  第二天,我去小区附近的健身房办了张卡。我几乎每天都去健身,私教课结束后就约朋友们吃顿饭聊聊天。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我的失眠奇迹般的好转了。虽然说还是睡的很晚,但是至少不会整夜整夜的失眠了,人也变的有活力了很多。

  我希望大家对周围抑郁的朋友们多一份理解跟关怀。他们不是怪物,不做作,也不是神经病。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病人,虽然表面看不到任何伤痕,但是心里早已破碎支离。

  在我现在的认知里,我是没有资格得抑郁症的。我眼前有未完成的理想,身后有需要依靠我的家人,身边有指望跟我一起发财的伙伴。

  我的抑郁症,也许从失眠的前半年就开始萌芽了。那个时候应该是我近几年最焦虑,压力最大的时候。不仅面临着离开公司自立门户的重重考验,感情上不是在争吵就是在冷战。

  这使得许多抑郁症患者沉湎其中,恶性循环。我可以关掉铃声,一天都不看手机。我不关心周围发生的一切,我不关心这个世界上的任何新闻。

  你试过从天黑等到天亮的滋味么?你知道每一个夜晚都无法入眠,每一个明天都不值得期待的感觉么?我试过,我知道。那是我再也不想不敢不愿意去触摸的黑暗。

  地球一天天的公转自转从不停歇,只是,它把我遗忘了。我活在过去,活在罹患抑郁症的前一天。前一天到底是哪一天?这个问题困扰了我很久。

  为什么?一方面是话语权决定的,那就是底层得抑郁症也很少被关注。另一方面,也说明了生活被繁复劳累的工作填满,到家累的倒头就睡的人是没机会得这种思虑过多引发的疾病的。

  我几乎不再照镜子了,也很久不自拍了。眼前这个枯瘦脱发脸色蜡黄的女孩是谁?我一秒钟都不想再看到她。

  当人们得知你患有抑郁症的时候,第一反应会问:“你为什么要抑郁?你就不能开开心心麽?”

  坚持一段时间,你会重新找回自己爱笑的眼睛!身边确实有不少家庭,对女孩子的成长帮助不够,平时保护的太严密,除了学习,别的什么不会做,走入社会,甚至开始上大学之后,人际交往困难。形成恶性循环。与人交往的能力,有的人天生就会,还有很多人,天生就不行,如果父母不注意培养和引导,就容易钻牛角尖,久了就有抑郁倾向。

  之前心情不好或者压力大的时候我会选择大吃一顿,让坏情绪溺死在食物中。后来无论吃什么都食之无味,就连吃饭本身都成为了一件痛苦的事情。

  因为缺少跟父母的沟通,再加上他们对我自立门户的反对态度。我感觉全部的生活都在无情的碾压我,感情事业家庭就像三座利刃步步紧逼,让我丝毫没有逃跑余地,也没有机会喘息。

  事业,感情,社交圈,打扮,旅行,爱好……你曾经重视的一切,突然变的不再重要,甚至意义全无。任何事都无法提起你的兴趣,你不哭不闹似乎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但是你的内心无时无刻不在歇斯底里的呐喊。

  越是抑郁,越是不愿意接电话,你不想出门见人,你越是要给自己找一份需要跟人沟通的工作,这至少能让你的病情不继续恶化下去。

  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成功艺人,商人以及退休老干部得抑郁症。却很少看到社会底层的体力劳动者得这种病。

  我知道,没有任何出口可以排解这种焦虑和抑郁,唯有把它一层一层的叠在心里,夯实又夯实,碾压再碾压。

  后来让我下定决心去医院的,还是因为失眠的煎熬。我本来只想去神经内科开点安眠药,结果医生一眼就看出了我的异常。我还记得她是个50多岁的胖胖的阿姨,样子很慈祥。

  晚上睡不着的人,一天是从下午开始的,永远见不到最好的太阳,永远吃不到元气的早餐。

欢迎分享转载→ 如何赶走抑郁症

Copyright © 2002-2017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备案号:网站地图收藏本站 - 网站地图 - - -